一杯Trinkschoko

私信和留言都很好勾搭,只讨厌一种人:看到不同意见者,想到的是道德谴责和语言暴力的观念狭隘之人。

© 一杯Trinkschoko | Powered by LOFTER

我就问你们图姝拉娘好不好吃

转到主lo卖安利

红莓起泡水:

脑补了一下,图兰小姐姐没心没肺瞎勾搭,把那点风花雪月臭流氓的烟火风尘全捧到静姝面前,刷的一下点亮了她生命里全部的色彩和光芒。她像个没尝过甜味的孩子,蓦然被整个糖果店晶莹的瓶瓶罐罐包围,受宠若惊地手足无措。



然后三个月后,图兰一边手欠地撩拨她的长发,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我要走啦。”


不是调离地面执勤巡逻打仗的走,是打算真真切切地抽身而去,再把她一个人留在黑暗里。


林静姝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如鼓似的跳动,她直直地睁眼看着身边躺着的女子,拿出沃托式的自制把一切表情和反应,泪水和尖叫死死封在身体里面。


心比海宽的...

我就这么几天没看BBC……
(其实是一个月,我检讨)

写作——我指的是,坐在电脑前,绞尽脑汁地把自己的私人的想法和情绪坦承开来给人看,既担心别人看不懂,又担心自己说了太多——实在是一件太痛苦的事了。
相比之下,论文和作业不要太简单:毕竟我并不需要对自己忠诚,而只需要迎合教授的要求和我所理解的学术标准罢了。一切观点和理论可以是完美无瑕的,如果有需要的话,弱者可以被牺牲,生命的意义可以是负。
所以说吧,很多时候我真的很能理解那些不想考虑methodology bias和positionality学者们。太痛苦了,真的太痛苦了。一旦要对自己的心而不是自己的职业和名声负责,那还写得出什么书啊?我写个博客都想哭了。哎。
by 一个卡文女孩。求安慰,嘤。

近几日研究古雅典对bloodline的执念,突然顿悟为何宫刑是次死之刑。
大抵血脉宗族在上,一个男性最大的失败和无能,竟只是没有繁衍后代的能力。
你活着,但社会性的你已经死了。

今日迷思

我国在承认和全盘接受后殖民主义语境框架的前提下,能不能重定义“现代化”这个概念并依靠物质上的国力把我国社会搞成世界公认的“文化强国”和“现代社会领头羊”呢?
延伸问题:东亚文化圈的输出是否有效地挑战了美国为主西欧传统为基底的文化殖民?

更直白的说:do we get to ever start discriminating all other races and cultures including the white and western ones while conceding to the postcolonial framework that promotes racism?

琅琊榜2看到第十三集,莫名吃起了元启单箭头平旌ಠ_ಠ 我是不是跌入冷CP大坑了

Political correctness is supposed to protect the weak until they are powerful enough to stand for themselves, not to create a shelter of utopia for those who can afford to look away from the real world.

我一贯是“天啊我好喜欢这个观点/文/人物/CP/作者,所以我一边吹它一边还愿意花心思花力气去细想一下、批判它一番”的那种人。
(此处批判指的是有褒有贬的那种critique)

然鹅,好像我一般这样以后,围观群众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叫做“你根本不爱它/她/他”?

??????

虽然这已经是半个废lo了,还是想问问路过的道友和小可爱:这是什么道理???

至暗时刻
超他妈的好看
你们快去看,从构图到运镜到光影到演技到节奏到叙事。
我用生命安利。
写论文和写小说的信心都有了,人生的希望也有了。

1 / 5